數字報

品讀南京 | 魯迅和南京有着怎樣的淵源

2021-10-07 08:53:58|圖文來源:紫金山觀察

今年是魯迅先生誕辰140週年。

從1898年到1902年,他在南京度過了一段非常重要的求學時光,並在此後的人生中又多次來到南京。

近日,東南大學人文學院副教授張娟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青年魯迅是從南京走向世界的:

南京是魯迅的青春時代,也是魯迅走向世界的第一站;從這裏,周樟壽成為周樹人,並進一步成為我們所熟知的那個魯迅。

魯迅1927年攝於上海。圖片來源:視覺中國魯迅1927年攝於上海。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1

魯迅是南京環城活動的最早踐行者

很多人都知道,南師附中與魯迅大有淵源,南師附中的原址就是魯迅在南京時期上學的江南陸師學堂。南師附中後門邊有條馬路叫“校門口”,就是原來礦路學堂的校門口。正是由於周樹人的到來,這個地方永遠和魯迅聯繫在了一起。上世紀六十年代,南師附中還一度更名為魯迅中學。除了南師附中,南京還有一所名校與魯迅有關,那就是南京外國語學校。

“魯迅讀書處”為江南陸師學堂附屬礦路學堂德籍教員樓的遺址。大美南京攝影師 任康攝“魯迅讀書處”為江南陸師學堂附屬礦路學堂德籍教員樓的遺址。大美南京攝影師 任康攝

張娟從事現當代文學研究,對魯迅有一種異樣的親切感,並曾寫下專文《青年魯迅:從南京走向世界》,該文後發表於《青春》雜誌。據張娟介紹,多年前她看文藝電影《環城七十里》,電影中不但有她很多熟悉的生活場景,而且該片導演穆丹就畢業於南京外國語學校。南外和東大比鄰相接,這讓在東大工作的張娟很有代入感,在她看來,電影當中的環城活動最早可以溯源到魯迅那裏。

《環城七十里》描述了南外有一個“成人禮”的儀式,即在一天之內環南京城牆走完一圈,磨鍊意志,也親近這個城市。據張娟後來瞭解,這項活動是由導演穆丹的班主任錢鐵鋒從金陵中學傳到南外的,後來成為南外每一屆學生在畢業前都要參加的一項重要活動。

事實上,這項環城活動最早可以溯源到魯迅先生。“魯迅上學期間,南京城北到城南的大路是用石子鋪設的馬車道,魯迅經常以步代車,從城北跑到城南的夫子廟狀元境去買書,也曾經沿着南京的城牆漫步。”張娟介紹説,魯迅愛好騎馬,甚至曾經跑馬到旗人駐防的明故宮一帶,還有一次他從馬上摔落下來,把門牙都摔斷了,卻説:“落馬一次,即增一次進步。”此外,青春勃發的魯迅還曾給自己起了個筆名叫“戛劍生”,意即舞劍、擊劍之人。

這些場景中的魯迅,讓張娟覺得,其時的周樹人和每一個正值青春期的少年一樣,倔強而不服輸,有意氣飛揚的一面。

#2

魯迅因南京求學改名為“周樹人”

1898年,其時,魯迅還叫周樟壽,因祖父科場作弊入獄,又因父親早已染病不治而亡,他帶着母親給的八元川資離開紹興,來到南京。“這一年他十七週歲,按虛歲來算,也滿十八了。”十八歲出門旅行,對於很多中國的大學生來説,也大抵是離家尋求別樣世界的年齡。但在張娟看來,魯迅的這一次出走意義深遠。

魯迅從紹興來到南京,走的是水路。他乘船到下關碼頭上岸,然後從儀鳳門進入南京城。最先進的就是江南水師學堂,其舊址在今天的中山北路346號。據瞭解,魯迅之所以選擇江南水師學堂,最主要的原因是公費。

江南水師學堂。圖片來源:視覺中國江南水師學堂。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當時,魯迅有一位本家叔祖在這裏當舍監,人比較守舊,總覺得上這種新式學堂將來名聲不好,便給他改名為“周樹人”。張娟表示:“從成為周樹人的這一刻開始,其實也就意味着魯迅從此和紹興老街的周家少爺作別,開啓了一段新的走向世界的人生。”

江南水師學堂被視為中國海軍的搖籃,在魯迅後來的描述裏,這裏功課簡單,一星期中,幾乎四整天是英文,一整天是讀漢文,一整天是做漢文。除此以外,學生還必須學習《左傳》《戰國策》《孫子兵法》《讀史兵略》等中國傳統軍事名著。此外,這裏依然殘留着濃重的封建思想,老師的水平也沒有想象中高。在此期間,魯迅自行閲讀了很多閒書,包括近代中國發行時間最久、具有廣泛社會影響的《申報》,康有為創辦、梁啓超等人撰稿的《知新報》等。張娟認為:“這些都在塑造着青年魯迅,讓他不安於現狀,時時想着沖決現實。”

#3

魯迅在南京產生出國留學的渴望

魯迅在江南水師學堂只待了七個月的時間,便轉考入江南陸師學堂附設的礦路學堂。江南陸師學堂舊址位於今南京市中山北路、察哈爾路一帶,魯迅在這裏度過了三年多的求學時光,一直到1902年畢業。據記載,江南陸師學堂共辦四期,只在第二期附設了礦路學堂。相較於水師學堂,礦路學堂不僅課程新穎,而且讀書的風氣也比較濃厚。據張娟介紹,魯迅對此很適應,講義抄得既快又好,成績非常優秀。

礦路學堂遺址。圖片來源:鼓樓微訊礦路學堂遺址。圖片來源:鼓樓微訊

在張娟看來,魯迅到礦路學堂學習地質,是他在南京的一次重大轉折。他開始學習德語,瞭解自然科學,還花了五百文鉅款,即相當於其三個月的零用錢在老城南買了一本《天演論》,據此瞭解了進化論。魯迅科學精神的培養也與這一時期的學習有關。畢業前夕,魯迅曾經和同學一起到東郊的青龍山煤礦實習,下礦洞挖煤,看到了礦工們惡劣的工作環境,使得他對中國產業工人的真實狀況有了清醒認識。到東京之後,魯迅還撰寫了《中國地質略論》,張娟認為,由此可看出那時候的魯迅經過專業培訓,已具備系統的科學知識和強烈的科學意識。

魯迅在礦路學堂的畢業文憑(執照),以一等第三名的優異成績畢業。資料圖魯迅在礦路學堂的畢業文憑(執照),以一等第三名的優異成績畢業。資料圖

此外,在礦路學堂期間,魯迅還接觸到現代醫學,這也促使他到日本後一度選擇了到仙台醫專學習醫學。張娟表示:“正是在南京的學習生活,魯迅產生了對出國留學的渴望。在洋務運動的背景下,1902年,魯迅作為被選派的六名學生之一,從橫濱上岸,開始了自己走向世界的另一段旅程。”

魯迅1903年攝於日本東京 。資料圖魯迅1903年攝於日本東京 。資料圖

回國之後,魯迅還曾與南京有過幾次短暫的交集:1910年秋,魯迅曾經作為學監和博物教師帶領紹興府學堂師生二百餘人,到南京來參觀“南洋勸業會”,這是中國第一次全國性的工農業產品博覽會,內容非常豐富,觀眾雲集;1912年,魯迅應蔡元培邀約來南京工作,並在辦公之餘常去龍蟠裏江南圖書館校讀古籍;此外,在1914年7月,魯迅為給母親過六十大壽,還捐了六十銀元給金陵刻經處。 

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金陵刻經處。圖片來源:視覺中國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金陵刻經處。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作者:王峯 責任編輯:吳麗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