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報

看!江蘇新人“主打”文明節儉新婚俗

2021-10-07 09:13:36|圖文來源:新華日報

看!江蘇新人“主打”文明節儉新婚俗

國慶迎來婚禮潮,感受“愛的新風尚”

國慶新婚,喜上加喜。在舉國上下慶祝新中國成立72週年之際,江蘇各地不少新人們選擇“黃金週”作為舉辦婚禮的“黃金期”,這7天也成為觀察婚俗的最佳窗口期。

日前,無錫市濱湖區入選民政部第二批全國婚俗改革實驗區,實驗時間為3年。加上今年4月入選首批實驗區的南京市建鄴區和鹽城市東台市,目前江蘇已有3個全國婚俗改革實驗區。

草坪婚禮、景區婚禮、旅行結婚、節儉婚宴……國慶期間,記者實地探訪實驗區逐漸興起的“愛的新風尚”。

擯棄繁文縟節,婚禮颳起“簡約風”

“年輕人喜歡好朋友一起,以小羣體的形式慶祝新婚,這樣更温馨,或者乾脆旅行結婚。”這個國慶長假在南京辦婚禮的張晴告訴記者,身邊很多同齡人都表示,如果不是爸媽攔着,真不願辦婚禮。他們也是經過幾輪“博弈”,雙方達成共識——婚宴簡辦。

張晴沒有收彩禮,婚房內也擯棄了“子孫桶”“紅盆盆”等平時根本用不着的裝飾;為活躍氣氛,接親環節精心設計了“脣印卡片”“繞口令關卡”等小遊戲……婚事新辦,親朋好友都説參加這樣的婚禮不累,很有趣。

“倡導以參加集體婚禮、公益活動、共植紀念樹等形式,為自己舉辦一個節儉適度且富有紀念意義的婚禮。”“反對高額彩禮、大操大辦、借婚斂財。”在國家4A級景區——南京溧水區天生橋,一場温馨節儉又不失儀式感的集體婚禮上,30對新人簽下《婚俗改革倡議書》,並在親朋好友的見證下完成婚禮。新人家長陳文金認為,集體婚禮是一種富有創意的婚禮,是對繁文縟節的擯棄,是物質需求下降、精神需求提升的表現。

記者採訪多對新人,他們均表示辦婚禮不太接受“鬧新房”“接親堵門”“謝媒人”等流程,更想追求浪漫的儀式感。“婚紗照動輒上萬元,還不如一起去旅行。”在南京工作的小焦結婚時沒有拍攝成套的婚紗照,她選擇和丈夫休年假去旅行,“回來洗了一百多張照片,每次拿出來翻看,都能回味很久。”

婚禮方面,小焦夫婦與雙方父母各自作出“讓步”。“本來並不打算辦,但爸媽覺得一輩子需要一個婚禮,最後各退一步,親朋好友在一起辦了一場‘無結婚儀式’的婚宴,親戚朋友一起吃個飯。”

“簡潔但不簡單”成為年輕人舉辦婚禮的趨勢。記者採訪發現,年輕人普遍更加註重婚宴的儀式感和浪漫氛圍。南京高淳區新人張琦説:“我覺得結婚需要一個儀式。不同的是,婚禮的流程已和父母一輩不太一樣,我們選擇簡潔的草坪婚禮,希望成為兩個人的美好回憶。”

婚宴流程簡化的同時,舌尖上的浪費也少了許多。金陵飯店宴會策劃部總監賈蘭從業近30年,她觀察到,婚禮為了“面子”不顧“錢包”的現象逐年減少,“碰到要求過多加菜的客人,飯店會委婉勸説。”賈蘭説,沒有“光盤”的桌子,店員還會主動提供打包盒,以另一種方式“光盤”。賈蘭介紹,如今人們更看重婚宴的儀式感和品質,繁雜的婚宴流程逐漸被取消。

俗話説“人情大似債”。家住南京市浦口區侯衝社區的張海霞剛給兒子辦過婚禮,但和親戚們之前的婚禮比,她家花費不多。“過去幾十年可沒少吃‘人情債’的苦,結婚、搬家、買車,甚至修個廁所都要辦酒。現在‘人情債’少很多,大家生活都好了,不再盯着份子錢。”採訪中,很多新人透露,如今份子錢也從大金額變為“意思意思”。張晴的同事朋友之間就默契地約定金額:“一般幾百元,相當於大家聚餐,朋友們到場捧場,為新婚夫婦送出美好的祝福才更重要。”

紅色集體婚禮,“小家”連接“大家”

9月30日上午9點,草木蒼翠的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園北廣場烈士羣雕前,來自各行各業的100位新婚夫婦向革命烈士莊重地獻上鮮花,表達對革命烈士的崇敬和緬懷,也許下攜手共創未來的美好承諾。

當天參加獻花儀式的新人中,有不少剛剛經歷抗疫戰場的“考驗”。7月下旬,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很多新人的婚禮計劃。但疫情阻隔不了愛,在忙碌緊張的抗疫戰鬥中,他們相互扶持、相互關心,感情也在風雨洗禮後愈加堅定。

“7點上卡口的小孫,8點下夜哨的小金,所有的七夕計劃,都變成讓我們的城市好起來……”這是孫好迪在七夕節發的一條朋友圈,小金是她的愛人金典。疫情發生後,作為南京建寧路街道的一名基層公務員,孫好迪也一心撲在防疫工作中,金典所在的南京市消防救援支隊建鄴區大隊黃山路消防救援站實施封閉管理,不能與外界接觸。同時,金典每天還要和同事在南京某隔離酒店附近前置備勤,兩人有一個多月未見面。

“我和愛人都有很強的愛國主義情結,參加這樣的儀式就是我們的新婚夢想之一。”孫好迪説,她和愛人度蜜月時,就去了湖南長沙,在橘子洲頭感受一代偉人的青春和奮鬥。這次穿上白色婚紗,愛人穿上“火焰藍”制服,一起向烈士獻花,她感到這種儀式比傳統婚禮多了份厚重和擔當,“雨花烈士都很年輕,還有很多人沒有結過婚就慷慨就義。今天,我們用這種特殊的方式告慰英靈,請他們放心,在黨和人民需要的時候,我們也會義無反顧,貢獻自己的力量。”

“我的姥爺以前是一名坦克技師,上過抗美援朝戰場,我愛人的姥爺是一名軍醫,也上過戰場。可以説,我們倆對革命先輩們懷有崇高的敬意和別樣的感情。”在OPPO南京研發總部工作的馮悠揚告訴記者,得知入選向雨花烈士獻花的新人名單後,兩人別提多激動了。

“姥爺在世時常對我説,今天物質條件極大改善,但不能忘記為新中國犧牲的烈士。現在,我在南京買了房,妻子也順利地從老家考到南京工作,日子一天比一天好。”馮悠揚説,通過這樣莊重的方式,他和妻子想告慰革命英烈們的在天之靈——今天的幸福生活,都是你們拋頭顱灑熱血換來的,年輕一輩當永不忘記!

“我是一名軍人,我的愛人是教師。在今年黨的百年華誕之際,她也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武警江蘇總隊南京支隊某連指導員李鵬鵬説,新人向烈士集體獻花的儀式,更加堅定了他們未來攜手共進的信念,“我們全家都覺得很有意義!”

普及婚姻輔導,鐫刻“愛的輪廓”

婚姻需要用心經營,婚姻輔導可以讓“愛的輪廓”更清晰。國慶前夕,南京市建鄴區民政局婚姻登記處已把婚俗主題宣傳活動辦進4個街道。建鄴區婚姻家庭輔導室負責人吳俊説:“國慶期間一共舉辦了兩場活動,讓市民在潛移默化中接受文明婚俗禮儀。”建鄴區民政局婚姻登記處每月還舉辦兩期文明婚俗宣講,邀請心理學博士、社科院專家、律師事務所律師等擔任講師。

“我們還將婚俗課堂擴展到單身人羣。”吳俊介紹,建鄴通過舉辦公益單身交友活動,教會年輕人樹立正確擇偶觀,為以後接受婚俗新風尚打下基礎。

記者在南京市溧水區看到,這裏試點設立了“婚姻會客室”,定期開展婚姻普法講座,每天安排專職社工調解員和志願者一起“坐診把脈”婚姻問題。

東台市婚姻登記中心負責人常樂介紹,東台一直在推進文明簡約婚禮婚俗倡導,全市17個鎮街都建立了家庭式文化宣傳教育站,351個村居建立村居婚俗倡導會。東台還為當地“董永七仙女”的愛情傳説注入婚俗新風尚的理念。“舉辦漢服婚禮、打造愛情音樂節……一系列活動在無形中起到婚姻輔導的作用,讓年輕人學會如何愛自己的伴侶。”常樂説。

如今,婚姻家庭輔導已日益普及。省民政廳相關負責人表示,江蘇省民政事業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明確提出,到2025年底,省內婚姻登記機關100%都要設立婚姻家庭輔導室。規劃還提出,要推進婚俗改革,創新結婚頒證服務模式,反對高價彩禮和低俗婚鬧。

國慶後,溧水區計劃將新人頒證場地搬到户外,比如麗山音樂農場頒證點,美好的環境將給新人留下深刻記憶。

家庭觀念代際傳承是另一種婚姻輔導。溧水區民政局婚姻登記處負責人陳靜介紹,集體頒證活動營造浪漫的氛圍,儀式感滿滿,此外他們還邀請可親可敬的榜樣為新人講述“家庭經營之道”。此前,當地的集體頒證就邀請了58歲的“江蘇好人”方述懷給新人分享他的幸福婚姻。方述懷的女兒方詩説:“父母的愛情,就是愛情最美好的樣子。”“身教大於言教,身邊普通人的婚姻故事是最好的輔導課程,教會年輕人如何去愛。”陳靜説。

10月17日,國家4A級景區、鹽城市大豐區荷蘭花海景區舉辦的户外集體頒證儀式將首次迎來“老年新人”。屆時,10對金婚夫婦向年輕人講述愛情“長跑”故事,將婚姻長久的“祕訣”傳授給年輕人。

鹽城市大豐區婚姻登記處主任陳思介紹,作為江蘇第一家户外頒證試點單位,大豐區正在申報户外頒證的國家級標準化流程,形式多樣的新式婚俗改革方案將常態化開展。

婚慶活動“扎堆”,疫情防控不松

“經歷疫情的洗禮,我們更加珍惜彼此。”因疫情打亂婚禮節奏的南京市公安局江北新區分局頂山派出所民警徐鑫告訴記者,他和妻子原本打算在年中舉行婚禮,但疫情期間他被抽調到防控流調專班工作,連續一個月集中辦公、集中住宿,回不了家,見不到妻子,婚禮的很多籌備計劃一度擱置,小夫妻倆感到十分焦慮。

“不過這一個月裏,我們互相鼓勵、互相安慰,度過了難熬的時期。這對我們的婚禮和愛情都是一種很好的磨礪,更加增進了我們夫妻間的感情,使我們的愛情更加牢固可靠。”徐鑫和愛人終於在10月4日舉行婚禮,圓滿完成人生大事。

疫情過後,婚慶市場明顯回暖,國慶期間很多飯店每天舉辦數場婚禮,喜事“扎堆”。人員聚集如何把好防疫關?“金陵飯店準備了‘兩道防護網’。”賈蘭説,辦婚宴的人首先要守好第一道關,和飯店簽下“安全防疫要求責任書”,確保來賓均來自低風險地區,具備綠色健康碼等。來賓進入飯店也必須出示健康碼、行程碼,門口準備消毒液、口罩等防疫工具,餐桌毛巾換成一次性消毒濕巾,公筷公勺成標配。疫情防控常態化背景下,一場婚宴也會控制在20桌左右。

疫情常態化防控一定程度上也倒逼婚俗新風尚的興起。為了控制人數,張琦的爸媽規定,親戚每家各派兩名代表參加,從而減少參加婚禮的人數。

陳思介紹,大豐區婚姻登記處實行全年無休的值班登記制度,國慶期間平均每日婚姻登記人數10餘對,較平時沒有增長,但來登記的新人以外地趕回大豐老家的居多,這對疫情防控提出新挑戰,防控措施也需更為嚴謹細緻。

作者:劉春 金亦煒 唐悦 責任編輯:吳麗莉